• 郭小男:越剧小镇创建了人和自然最亲近的生活方式

    2017/8/11 9:18:03 3372 0
  • 8月2日,一个世界级的戏剧小镇---浙江嵊州越剧小镇对外发布,在全国各地的来宾面前,揭开面纱登台亮相。

    越剧小镇沿剡溪之畔、唐诗之路而建,以中国女子越剧诞生地为文化核心,致力于打造集现代农业、休闲旅游、文化创意、生态人居于一体的中国越剧特色名镇。

    去年3月,越剧小镇就被列为浙江省重点建设的三个文化小镇之一。在国家旅游局今年5月份印发的《2017全国优选旅游项目》中,越剧小镇又成为绍兴市唯一上榜的旅游项目。

    作为越剧小镇整体建设的核心,小镇将以五个板块组成整体的艺术架构。著名戏剧导演、嵊州越剧小镇文旅公司董事长郭小男,在以下内容中,畅谈了越剧小镇整体的艺术构想。

    以下内容为郭小男采访口述。

    缘起:小镇雏形始于宋卫平的理想

    在国家做特色小镇的规划之前,宋卫平先生已经在做小镇了,十几年前,在剡溪边这上千亩的土地上,他自己邀请中科院的专家,开始研究有机农业。那时候他开始已酝酿有关小镇的概念,他认为房地产的终极目的要回归农业,回归乡间。所以关于小镇这这件事,真的是他想在前,而国家、省里出台小镇项目在后。包括嵊州艺校和医院两个作品,都是很早的事情了,是在没有小镇之前他已经做出的捐献。

    但他也一直在琢磨,概念上还能不能再扩展一点,做一点形而上的东西?恰好这个时候,当地政府找他,希望他领衔建构越剧小镇。大家知道,现在国家对小镇的扶持力量很大,今天历史到了一个节点,该怎么往前走,如何去产能,如何创新性发展,诸多问题都到了一个重新思考的时期。关于价值体系,关于你自己,关于我们的后半生做什么,这些命题都真实的摆在我们眼前。

    去年八月,我在英国考察,宋卫平发来微信,要我回国后马上见他。我知道没有重要的事情不会这么急着找我。所以回来后时差没倒就直接去见他,我们俩谈了一晚上,宋总表达了诚挚的邀请,他说我不懂戏,你不来我做不成。他想了很久,我也想了几天。他甚至说去见省里领导时真不想去,因为他知道一旦去了就没了退路,承诺了就必须担当,再难也要做下去,所以他说咱们就一起担了吧,这个时候大家没有任何的趋利。

    宋卫平有一个原则:在哪儿挣来的钱都投放到小镇的建设中,大家谁都别想挣钱,可能50年都不挣钱,但是小镇必须做好。为此,我们开了几百个会议,做了几千张图纸,研究每一个房子每一条路,包括公厕在哪儿,自行车在哪儿都要论证。

    小镇镇长杨岳带着我们的团队跑了全国多少景点、小镇,生活部的经理考察英国小镇,我自己也几次出国看戏看小镇。在所有的这些都完成后,我们今天才敢发布,这其中核心的价值就是我们真的在做文化,真的在做传承。

    回归:人与自然最亲近的生活方式

    如果溯源的话,自有人类始,只要有丰收就有欢乐,就有歌舞。这与日常生活是同源同宗的,后来才慢慢分离出生活和艺术两种形态。中国文化有两个脉络,一个脉络是正宗的礼教,有一套正宗的文化传递,他告诉你什么是法治和礼仪;还有民间一条线,这条线很有魅力,不可替代,这就是中国戏曲。

    中国戏曲以不同地域不同民调为主要表达和支撑,以自己的语言语音,营造、发展着自己的民间文化,音的根本性流传,构成了中国戏曲的独特性。中国戏曲有一个特别功能,它一直完成了中国人世世代代关于宗教、道德、情感的教导和传递。

    我们的经典剧场为什么坚持演元杂、明淸传奇剧?因为它是民间的,有不可撼动的民众基础,而且有世界级文化基准的遗产意义。比如《西厢记》“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永恒主题,他将年轻人的恋爱放在庙宇的严格规定情境中,谁能写到这个极致?父亲刚刚过世的宗法;庙宇里的规矩,对两个青年男女的情感有着严格的规定。但是恰恰就在这个空间里来表达可以跳墙可以自由恋爱的极致追求。

    还有《牡丹亭》,放到今天,就是人鬼情未了,张扬的都是人类关于情感追求的终极关怀和期翼。中国人的传统文化礼仪,中国人的传统文化教育,有相当一部分的传承,是在民间依靠戏曲这一脉来传承的,她构成了民间不可替代的巨大的文化力量和精神元素。

    越剧文脉虽然一百多年,但是它的乡情越调,秀美的女子形态等等传承,上至吴越,下至当今,这一文脉贯穿了中国现代史、当代史。中国人最好的生活形态是宋,包括元明清、民国以至今天的江浙,标识着传统文化的传承性和先进性。古人云:天下供给,仰仗江南。从古至今,这里提供着品质生活的范本。行走秦汉,秦腔盈耳,黄河沿线梆曲沸腾;而河北、山东直至都城,盛传京剧一一各种不同的戏曲艺术,构成了传统文化积淀的文明形态和力量。

    这条文脉,说白了就是日常生活,是不同地域日常生活的特点与内容。而当代生活对传统文化的否定,其实是丢失了本该属于自己民族生活的形态。现在回到上海,看见高楼耸立中的一个个小窗户,想到为这个小窗户奋斗一辈子的艰辛,总觉得生活本身不应该是这样的。中国人原来的休闲、放松、农居、田园的生活方式,以及人与生活亲近的依存关系,不知不觉消失了。

    因此,小镇最根本的理想,在于呼唤起人类自然而又深刻的生活记忆、情感认同,重塑自己关于修身,关于悟道,关于修养,关于生活的命题。民间的关于生活意义的常情至理,是老百姓从原乡原调里支撑、繁衍出来的中华民族强悍的文化生活和心理结构。因此,小镇与戏剧、戏剧与生活的根本内涵,其实就是回归,呼唤对生活本质的回归、寻找与重塑。

    当然今天有那么多文化内容的选择,特别青年人愿意选择其他的生活方式。但是就中华民族的文化根本,无人可以更改放弃。比如日本民族,二十几岁的年轻人,都会去染个七彩头发,学美国人,开吉普车。但只要进他进入会社,只要他就戴上领带穿上西装,家里就会安放榻榻米,就会敬奉佛龛,就会回到自己的文化血脉之中去。

    文化这个东西是抹不去丢不掉的,因此宋卫平先生一直在申明:我不是一个卖房子的人,我是在回归自然、寻找安逸舒适的生活方式。我想这才是他真正的生命理想。回到小镇,关于颐养也好,关于休闲也好,关于所有形态的建构,都是创建一种人和自然最亲近的生活方式。

    戏剧本是一个介体,希望人们最后的理想生活在此落地,成为现实。若干年后,历史会记载曾经有多少艺术家在这里做了怎样的努力,让生活的方式重新回到了中国人的原始起点。如此,就是我们的理想。

    “天下第一团”:小镇的文化担当

    前面说过,小镇有经营“天下第一团”的创意。聘请全国稀有剧团和剧种,如浙江新昌的一个剧种,他们居然有北昆曲的东西,那该是多少年的历史文化?一个古板,一个小锣,没有乐队,可以表演全本《西厢记》。非常震撼。而且都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

    这是我们的文脉,新昌这个剧团连剧场都没有,全靠政府给他们扶持。小镇应该把他们请来,小镇不做这件事,谁还能做这件事?中国三百多个剧种,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今天剩下的一百多个剧种,日子都不好过。其实演戏就三件事:剧目、剧团、剧种。一个剧目不行,你的团就会不行;你的剧团不行,慢慢地剧种就会消失。所以,我们要扶持、培养这些青年演员,从他们身上去救活一个剧种。

    浙江文化厅有一个“新松计划”,每三年五年让全省青年戏曲演员们汇演。三十岁以下的演员展示、比武,非常精采。这些演员不负希望吃苦耐劳,练得一身好武艺,可是比赛结束后,只能又回到各自剧团去演龙套,跑码头。所以,天下第一团的义务,就是要給这些优秀演员提供展示的平台,表演的场地。

    我们希望可以通过签约制,让他们天天在戏楼里演出,来宣传他们,来扶持剧种,发展戏曲。我们有整体培养中国戏曲演员的系列方式,成为良性循环的机制,真正继承和发展优秀的传统文化。这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的根,我们的责任,我们要真正做到对中国戏剧的负责、担当和贡献。

    我们什么也不求,我们真的想让这样的剧团不至于濒临灭亡,重新赋予他生命力。这是我和宋卫平、嵊州市委市政府共同达成的共识。所以天下第一团是赔钱的,但是这个钱值得赔。

    我们会用技术的方式努力弥补,比如说从旅游、度假、宾馆等等方面尽量平衡资金的缺口。但是宗旨不变,初心不改。对于这些古老的剧种扶持,我觉得越剧小镇是在做一件非常有功德的善事。

    首页 新房 二手 出租 中介 团购 资讯
    购房工具 新房地图
    嵊州头条 新鲜事 二手闲置 求职招聘 嘎好呗 婚恋交友
    下载
    APP
    嵊州搜房网 微信推荐
    www.szsoufun.cn
    嵊州搜房网 微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