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互联网大裁员,杭州楼市很受伤,中介诉苦:好像一夜之间富豪都不见了

    2022/4/14 10:41:54 10096 0
  • 如果从楼市表现来看,很多人会将杭州列为最接近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的“准一线”。在阿里巴巴的拉动下,杭州互联网产业如日中天,各类电商供应链、网红孵化集团集聚于此,而互联网行业强大的造富能力也让杭州的房价和成交量看齐一线城市。

    然而,近几个月来,互联网人过得并不好,“裁员潮”来得迅猛又直接,杭州的互联网企业,无论大小,几乎都在进行裁员缩编,规模之大、动作之快,未曾给互联网人留下喘息的机会。

    当人力部门突然宣布“你毕业了”的时候,一些背负房贷的互联网人看着银行卡里的余额陷入迷茫,还有一些刚刚准备置业安家的互联网人,也因突如其来的被裁员有了不安的情绪。

    互联网行业巨震之下,杭州楼市掀起波涛。“原本不卖房的人,要卖了。原本要买房的人,突然不买了。”在杭州从事房产中介工作的陈琦说,近期杭州房产中介的朋友圈最醒目的就是“急售”二字了。

    被裁员后,我们要卖掉杭州的房子回老家

    罗燕和丈夫沈磊都是江西九江人,两人从大学考到杭州之后,就留在了这里,他们一直在互联网行业打拼。沈磊就职于头部大厂,虽然并非核心部门,职级也不高,但待遇一直不错。罗燕就职于一家不到50人规模的互联网公司,与阿里巴巴相比,收入少很多,却也足够支撑他们的小家庭。

    去年下半年,互联网行业有了明显下滑的趋势,罗燕所在公司的业绩也在减少。罗燕知道,自己恐怕离被裁员不远了。果然,在今年春节前,她正式收到辞退通知,但她没有丝毫的难过,甚至还有些开心。

    2019年,罗燕夫妻在未来科技城以约600万的价格购入一套大户型住宅,每个月除去公积金还款部分,夫妻二人还需支付近2.5万的房贷。罗燕算了算账,公司赔偿金共8万,加上丈夫的收入,可以覆盖好几个月的贷款和生活开支。

    一切都按照罗燕的预期在发展,春节后回到杭州,她开始思考未来的职业方向,计划在3个月内找到理想工作。可是,变数出现在3月。沈磊突然接到通知,公司出于对成本管控等因素的考量,决定对非核心部门进行缩编,他不幸成为被辞退的一员。

    夫妻双双被裁员,罗燕顿时慌了起来。被裁员的这几个月,罗燕深知,互联网行业大不如前,想要在杭州重新找一份能够与大厂薪资匹敌的工作并不容易,背负着房贷和孩子培育重担的夫妻二人,也很难承担转型的风险。

    罗燕想出两套方案。第一套方案,两人留在杭州,放低对薪酬的要求,继续在互联网行业拼搏。不过,就当前的行业环境来说,此后家庭收入下降、生活品质大幅下滑在所难免,孩子的教育方面也会因收入的减少受到影响。

    在与丈夫及双方父母几番讨论后,罗燕夫妻决定执行第二套方案:离开杭州回老家。“沈磊的叔叔在老家承包了一片果园,一直想做线上销售,却苦于没有懂行的人‘带路’,现在我们准备回去帮助他。”

    更重要的是,罗燕发现,将杭州的房子卖掉后,可以拿到大约400万现金,回老家买一套房子之后还能剩下一大笔钱,只要两人认真做好果园的线上销售,可以说没有了任何生活压力。

    达成共识后,罗燕一刻也不想再等,她火速联系中介,将房子挂牌。并且,为了尽快找到买家,罗燕主动下调挂牌价,比市场价低了20万。罗燕说,想到卸下繁忙后的生活,顿时觉得一身轻松,“我们要开始享受生活了”。

    中介诉苦:富裕的“大厂人”不敢买房了

    互联网行业震荡中的杭州,除了像罗燕夫妻那样遭遇裁员被迫卖房离开的人之外,还有一群被迫叫停买房的人。

    今年以来,陈琦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在即将签合同的关头接到买家取消交易的来电,只要听到电话里传来“不好意思”四个字,她就知道,这张单子又“黄”了。而且,只要对方是从事互联网行业,取消交易的原因只有两个:被裁员和被降薪。

    “最近一次被取消交易是3月末。买家是一对情侣,都在互联网行业工作,准备买一套房子明年结婚用。去年年底他们找我带看,2月底看中了一套小两房,和房东议价后初步敲定3月18日签居间合同。结果3月上旬,女方公司通知降薪30%,男方直接被裁员。他们本来想借一些钱咬牙把房子买了,最后还是认为负担过重,暂时不买房了。”

    陈琦回想大半年前,杭州未来科技城的二手房市场和现在形成鲜明对比。未来科技城从不缺乏互联网行业“富豪”,市场虽是忽冷忽热,却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冷淡。“以前就算市场较冷的时候,阿里巴巴总部周边的高端小区还是受员工的欢迎,现在挂牌的多,询价的越来越少。”

    不仅如此,与去年相比,今年未来科技城二手房挂牌单价亦出现明显下滑。以罗燕所在的富力西溪悦居为例,诸葛找房数据显示,去年10月,该小区挂牌单价一度高达6.3万/平方米,但如今,该小区的挂牌均价为5.6万/平方米左右。

    另外,贝壳找房显示,该小区有41套在售房源,其中多套房源在近14天内经历过降价,降价幅度最小的为20万,最多降价29万。不难看出,房东出手的意愿相对强烈。

    富力西溪悦居二手房价格下滑还不是个例。时代财经查询到,未来科技城区域内二手房挂牌量巨大,如另一个小区远洋西溪公馆,贝壳找房所显示的在售房源就高达176套,同样有多套房源在近14天内下调挂牌价,降价幅度最大的房源已降150万。

    “以前互联网从业人员多、工资高,买房压力不大,入手多套房子的也有很多。互联网行业裁员、降薪之后,好像一夜之间‘富豪’都不见了,很多买家向我们抱怨,互联网行业收入降了,已经不敢轻易买房。” 在陈琦看来,互联网人是杭州楼市中的一支消费主力军,尤其是在互联网产业集中的板块,互联网行业的走势影响着楼市的起伏。眼下,这些板块都在与互联网行业一起走进“寒冬”。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童洁: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首页 新房 二手 出租 中介 团购 资讯
    购房工具 新房地图
    嵊州头条 新鲜事 二手闲置 求职招聘 嘎好呗 婚恋交友
    下载
    APP
    嵊州搜房网 微信推荐
    www.szsoufun.cn
    嵊州搜房网 微信推荐